忆苦思甜,致敬前人——读《十年》有感

《十年》全书以平实的语言和丰富的实例向我们描述了央视自上世纪九十年代的电视新闻改革以来电视新闻人在不同领域的种种探索和努力,其中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当属其中的“感悟直播”章节。在网络直播火爆热门的当下,“直播”似乎已经成为了一个非常平凡大众的概念。但通过这次对《十年》的阅读我才得以知道,在二十多年前的中国,直播仍然是一个新鲜事物,特别是连续和多点的大型直播,几乎一个是真空领域。而《十年》串讲了从香港回归到澳门回归再到建国五十周年阅兵式、迎接新千年等等,逐步描述了我国电视直播从稚嫩、简陋渐臻成熟、完善的过程,勾勒出了我国的广播电视行业开始逐渐探索和完善自己的直播能力架构的。

香港回归的72小时直播是央视人面临的第一个大型直播挑战,尤其是驻港部队入港过程。那时的央视只有仪式和竞赛的实况转播或直播经验,主持人员也缺乏实况演播经验,所以计划中基本按照了常规电视节目的时间播出表安排,固定了时间和播出计划,使整个直播过程缺乏灵活性和应变能力,出现了种种无序和失控。当时的主持人和前方记者也大多依照既定讲稿来念,因此发生直播时长与预估不合时就极容易出现卡壳、无言的尴尬场景,且由于场合严肃重大又不能够随便发表未经准备的言论。并且由于地形复杂、天气突变等问题,让直播信号也变得不稳定,甚至出现两分钟的黑屏这类在如今看来非常低级的错误。

读到这部分时,我暗暗在心中将其与如今的央视直播做对比,不禁感慨在刚进行这类电视实况直播遇到这样的意外状况时,演播者会有多煎熬和难堪,同时也赞叹于如今的电视直播之成熟和稳定。

但是经过两年的调整,央视已经成功地解决了这些问题,并在1999年澳门回归、建国五十周年和“跨世纪直播”中都基本上实现了可靠的规划和成熟的演播,做到了弥补香港直播时的遗憾。并且也逐渐明确了对前方记者素养能力的要求:把握现场、控制情绪和状态、充分的准备和适当的表达,进行针对性锻炼。并且不断调整直播机制,强化演播室对前方记者的掌控,避免出现失控的场面和让前方记者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在迎接新千年的直播中,甚至与BBC合作参与了那场跨越新千年的全球大联播,将中国迎接新千年的画面传递给了全球观众,这更是一场奇迹式的跨越。

在现在的电视直播不说说对于央视,哪怕是任意一个地方电视台来说应该都已经是家常便饭。我国也培养了一大批业务水平优秀、素养背景丰富、应急能力出众的前方记者和演播主持人。比如在前段时间乌克兰局势发生突变后,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共投入前方采编人员60人,其中记者36人,报道员24人,围绕俄乌局势开展报道工作,给我们带来了最新最真实的一手信息和新闻。在工作过程中,他们有的经受路途颠簸、有的遭遇战火危险、历经种种艰苦,甚至可能牺牲。如在1999年北约轰炸我南联盟大使馆事件中,我国新华社驻外记者绍云环烈士,就付出了她宝贵的生命。他们的付出了给全国的乃至世界的观众带来固定节目以外更多及时、丰富的信息和新闻,让人们的生活更加丰富多彩、获取信息更加及时和新颖。

在新世纪互联网发展和大众传媒的大潮中,直播也逐渐被赋予更多样的含义,它已经不再是那个连新闻精英都觉得高高在上、可望而不可即的事物了。我们只要具备简单的设备和能力就可以随时随地进行一场属于自己的直播,越来越多的平凡个人参与到了这秀场中来,成为更多普罗大众的一个重要的消遣娱乐方式。所以正如书中所说“过去的直播的一些遗憾和误操作中,每一点遗憾都成为后来的经验,每一次误操作都成为后来的教训,为此我们应该格外尊敬那些探路的先行者。”享受着如此种种便利和服务的我们,更不应该忘记那些在上世纪乃至更早时期,那些筚路蓝缕、不断探索的广播电视先行者们。

本文章内容纯属YYT个人观点,如有意见,欢迎提出讨论,如引起不适,欢迎退出~
暂无评论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ω・)ノ
ヾ(≧∇≦*)ゝ
(☆ω☆)
(╯‵□′)╯︵┴─┴
 ̄﹃ ̄
(/ω\)
∠( ᐛ 」∠)_
(๑•̀ㅁ•́ฅ)
→_→
୧(๑•̀⌄•́๑)૭
٩(ˊᗜˋ*)و
(ノ°ο°)ノ
(´இ皿இ`)
⌇●﹏●⌇
(ฅ´ω`ฅ)
(╯°A°)╯︵○○○
φ( ̄∇ ̄o)
ヾ(´・ ・`。)ノ"
( ง ᵒ̌皿ᵒ̌)ง⁼³₌₃
(ó﹏ò。)
Σ(っ °Д °;)っ
( ,,´・ω・)ノ"(´っω・`。)
╮(╯▽╰)╭
o(*////▽////*)q
>﹏<
( ๑´•ω•) "(ㆆᴗ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Source: github.com/k4yt3x/flowerhd
颜文字
Emoji
小恐龙
花!
上一篇